• <tbody id="p9lno"></tbody>
    <tbody id="p9lno"><noscript id="p9lno"></noscript></tbody>

            <button id="p9lno"></button>
            <dd id="p9lno"></dd>
            <dd id="p9lno"><center id="p9lno"></center></dd>
          1. 回憶蘇昌培 (上)
            來源:桃源鄉訊 2023-02-07 16:49:28

            初次見面認識

            蘇昌培

            1970年春,因為姐、我和妹三人是高初中應屆畢業生,我們全家五人回祖籍德化三班插隊落戶?;剜l后,我和姐務農,妹弟繼續升學,在三班中學讀初中。

            插隊初半年,我們由國家供應糧食;到10月,我們就要分生產隊的糧食。我們生產隊社員口糧不高,每人每年連地瓜折算成稻谷約400多斤,僅夠溫飽;現在一下子涌進我們一家5口人,每個社員平均要減少20斤口糧,社員自然有意見。

            那天在生產隊灰埕分地瓜,隊長不分給我們,對我和姐姐說:“當初同意你們回來落戶,以為可以減少征購糧,現在聽說沒了,你要到大隊公社反映一下……”我說:我們是響應毛主席號召并征得你們同意才回來的,再說土改時我家在這里分到土地,怎么不分給我們糧食?隊長說:反正這是社員們的意見,你要向上面反映一下。

            我們回家告訴母親,母親很著急,說:“估計征購糧是不能減的,但沒去反映也不行,你們姐弟一起去?!北粕狭荷?,我向大隊書記大隊長反映。他們說:大隊沒有增減征購糧的權力,那是公社安排的。

            那時,我情緒低落,整天在田里勞動,回鄉半年了還沒有到過公社,怕見官,只知道公社書記是蘇昌培。當然,我最擔憂的是:你找公社書記反映,他會不會說:別的知青都沒有反映這樣的情況,是不是你們表現不好,生產隊才不分給你們糧食呀!我和姐兩個推來推去,誰也不去。最后母親說:“你們兩個一起去找蘇書記反映!”

            蘇昌培,我不認識他。在永春時,我知其名不知其人——他好像當過區長、糧食局長,文革在湖洋公社當書記時,被批斗得很厲害……他什么時候調到三班公社我不知道,只記得剛插隊我們暫租住在后房街人家的房子。一次我收工回來,看見三班大橋走過來一群人,有人告訴我,那個身材魁梧敦實、表情嚴肅、眼皮有點耷拉浮腫、眼睛瞇著的就是公社書記蘇昌培。

            我和姐心驚膽戰地爬上公社二樓,經過會議室門口,看見蘇昌培正坐在乒乓球桌旁翻閱報紙。他見我們走過來,平靜地問:“你們找誰?”“找您……”我戰戰栗栗說,“蘇書記,我們是從永春回來上山下鄉的……”接著,我支支吾吾把生產隊社員們不分給我口糧,能否減去征購糧的事告訴他。蘇書記顯然有點生氣而忍不住,說:“毛主席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就是要叫知識青年好好勞動,多生產糧食,以此來減輕國家的糧食負擔。如果要減少征購糧,何必叫你們回來上山下鄉?哪有這個道理的?誰說這話?你叫他來找我……”蘇書記說得干脆利落。

            第二天出工,我把情況如實轉告隊長,并說:不信,你也去問蘇書記?!斑@是你們的事,應該由你們去反映,我才不去……”隊長很不滿意我的回答。其實他也是怕蘇書記。

            過后知道,隊長和副隊長還是去公社一趟,結果被蘇昌培批了一頓。蘇書記說:毛主席為什么叫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一是叫知識青年到農村鍛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二就是為了減輕國家糧食負擔。如果每個生產隊都像你們這樣,國家都垮了……

            那時生產隊集體勞動,男的經常借抽煙休息,女的借到樹林地頭方便怠工,我和姐拼命勞動,一點也不敢偷懶,社員們看在眼里,以后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此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任職三班諸多政績

            蘇昌培參加第四屆中國永春蘆柑節

            三班自古是陶瓷之鄉,地少人多,糧食產量不高。1970年,蘇昌培到三班公社當書記,非常重視糧食生產,提出“農業學大寨,五年實現三班糧食跨綱要”口號,堅持農業“土、肥、水、種、密、保、管、工”八字方針。他經常蹲點調查,到各個大隊了解情況,為三班糧食生產提高,費盡心血。

            糧食畝產要跨綱要(即畝產800斤),首先要改變耕作方式。蘇昌培到三班后抓的第一個工作就是把單季稻改雙季稻。他多次召開會議研究,把公社所有干部、農技員組織起來,把具體工作分配落實到他們每個人身上,實行分片管理責任制,而他經常到各個大隊村落去檢查。記得1971年春,公社要求我們生產隊彎橋坑、大坂、六坂下等較邊遠山田改種雙季稻,社員們思想不通,遲遲不去插秧。蘇昌培不知怎么知道了,就通知大隊干部告訴隊長,然后叫公社婦女主任宋秀華親自到我們生產隊做社員們的思想工作。也不知什么原因,大家很怕蘇昌培,趕快插上早稻秧了。插邊遠的早稻秧時,有人像插中稻一樣間隔七八寸寬,下隊工作組發現了,把隊長批評一頓,說蘇書記規定五寸寬,一分也不能少,我們只好返工重新插。以后事實證明,三班還是適宜播種雙季稻的,適當密植可以增產的。我們生產隊大部分田地改種雙季稻,小部分春種早稻秋種新種花地瓜,糧食增加不少。

            糧食要增產,種子肥料是關鍵,三班是德化推廣水稻優良品種最早最好的地方。每年春耕開始,蘇昌培就派公社農技員深入到各個生產隊,宣傳介紹水稻優良品種的特性和種植方法,50多年過去,我還記的幾種優良品種名稱:“珍珠矮”“矮腳南特”……1974年起,三班就開始種植雜交水稻。我曾和社員們走進水稻留種的田間,拉著繩子給揚花的稻穗進行人工授粉,當時有的年輕人分不清什么是“稻公” “稻母”,拉繩子授粉不認真,隨隨便便,生產隊長氣得把他們訓斥一頓,嚇唬道:“這水稻是蘇書記引進來的,種壞了我去告訴蘇書記!”

            三班是當時德化種植紫云英面積最大的地方,每年晚稻收割上來,我們就往稻田里撒紫云英種子。剛推廣時,社員積極性不高,蘇昌培就采用獎勵化肥的方法,好像每畝獎勵5——10斤的碳酸氫銨(永春肥),鼓勵社員種植。紫云英的確是很好的有機綠肥,我們生產隊曾做過對比試驗,種上紫云英的稻田,可以多收15%的稻谷,以后,公社不用宣傳了,社員們都自覺在冬閑田種植紫云英了。

            要增加糧食生產,必須搞好水利建設。蘇昌培到三班任職不久,就著手建設外洋水庫。那些建設資金哪里來?技術人員請誰?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全公社各大隊社員都參與水庫的義務勞動。我們生產隊社員沒有去建設大壩,而是分得從介福嶺頭通往外洋水庫一段五六十米的簡便公路,隊里的社員們為開這段路帶鍋子地瓜米柴火,拓路挖溝筑路基,干得很辛苦,大概干了近半個月才完工。中午,我們曾跑到大壩去,那里更是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大壩筑好以后,還挖環山水渠——東到東山、奎斗,西到產份、后房山、橋內。自有了外洋水庫,大大增加三班的水澆地,改善和解決了三班稻田灌溉用水問題,為三班糧食增產打下堅實基礎。

            要解放勞力,提高農民生活質量,必須開通鄉間道路搞機械運輸。1973年冬,蘇昌培號召各大隊各村落開通機耕路,各大隊聞風而動,到1974春,除了三班大隊東山點村落沒有開通,其余都開通了機耕路。東山點為什么沒有開通?社員們認為:好好的洋中田,開了機耕路,要占用不少農田,糧食總產會減少的。蘇昌培得知,派工作組到各個生產隊做思想工作,可是無果。工作組長向蘇書記匯報,主張派民兵開路。蘇昌培說:“不行!如果社員群眾思想沒有想通,工作是不能做好的,要繼續做群眾的工作?!毕曼c工作組深入到各個生產隊開社員大會,宣傳開通機耕路利大于弊的道理,社員群眾還是不愿意拿鋤頭開路。工作組向蘇昌培匯報,蘇書記說:“不要急,暫放一段時間,等待機會?!?/p>

            1974年冬,剛好拉練部隊暫駐三班,社員群眾熱愛擁護解放軍,對解放軍非常熱情,主動給部隊送菜送豬肉。部隊官兵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按價購買,還主動幫助社員群眾打掃環境衛生,興修水利等。當時軍部設在公社里,首長問蘇書記:該給三班群眾做些什么事情?蘇書記說:“其他不用,就幫助我們東山群眾開機耕路吧?!薄靶?!”說完,首長派出2000多官兵,個個拿著鐵鍬,浩浩蕩蕩開進東山洋田。公社技術員在前面測量打木樁,官兵們緊跟其后拆籬笆,挖溝,筑基填土鋪路,社員誰也不敢說不,更不用說動手阻攔了。半天功夫,一條貫穿東山洋田的機耕路坯就筑好了。部隊走后,公社干部督促各生產隊修好路面,就水到渠成了。

            路修通了,各大隊買拖拉機,社員們買自行車板車,運輸瓷土、稻谷、地瓜、柴草、糞肥等方便多了,東山點糧食總產不減反而增加?!靶姨澖夥跑妿臀覀冃迿C耕路,解放勞力,幸虧蘇書記出的點子!”社員們從內心里感謝蘇昌培。如今,機耕路拓寬已澆筑成水泥路,大家每行走在這路上,自然會想起蘇昌培,不時說起當年開路的一些趣事。

            當時,很多地方不允許群眾私人開荒種植,不允許大量養雞鴨羊,認為養群鴨群羊是走資本主義道路??墒窃谌?,“雷聲大雨點小”,廣播里是拼命宣傳禁止養群鴨群羊,而實際上處理很少。據說有一次,橋內有群眾到公社向蘇昌培報告有人養群鴨,蘇昌培告訴工作組同志:了解一下,如果養鴨的是故意放進生產隊田地吃秧苗的,叫他賠償集體的損失;如果沒有,就算了,社員養幾只雞鴨下蛋,才有錢換油鹽,又可積肥料……所以在三班,幾乎家家戶戶都養雞鴨,養群鴨的也不少,包括我們的隊長也養群鴨。

            蘇昌培之所以在三班群眾中口碑好,除了他有事業心,有眼光,抓大事,有韜略,講究工作藝術方法外,其中很重要一點是:他關心群眾溫飽生活。眾所周知,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中期,農村實行“社會主義大集體生產,割資本主義尾巴,按人口分配糧食”的制度,群眾生活水平不高。蘇昌培在大會小會都講走社會主義集體化道路,講怎樣提高生產隊糧食畝產產量。對于一些生產隊多分“自留地”,有人到外地打工賺錢,暗地里做生意等,他很少過問干涉,或者說是“睜一眼閉一眼”。

            我在三班插隊整整六年,耳聞目睹事實與看法是:蘇昌培既堅持原則,又實事求是靈活執行黨的方針政策,反對極左路線,統籌考慮,科學執行,關心群眾生活,做到公私兼顧。當時,我們生產隊(即三班大隊21隊)總是把山地分給社員種木薯地瓜,邊遠貧瘠稻田收上早稻后,分給社員種秋地瓜,晚稻收割完分給社員種馬鈴薯不少。社員們在“私分地”上精耕細作,多澆肥料,這樣既增加社員的口糧,又肥了集體的田地。隔壁生產隊有人到公社報告,蘇昌培有時叫下隊工作組人員來了解——我們當然一個口徑說沒有,有時連派人去了解也沒有,有點“放任自由”。久而久之,隔壁生產隊也學我們的樣,私分起“自留地”了。

            每年八月,晚稻秧插下,草薅一遍后農閑,三班不少群眾外出砍木頭,做泥水匠、木匠,劈竹篾,割松脂、做小工、打獵、捕魚等,公社沒有阻攔,許多生產隊也不收其副業款(全年不務農在外搞副業賺錢的,生產隊才收取一定數額的副業款),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群眾收入困難問題。

            盡管當時“一切以糧食為綱”“不許搞資本主義副業”,但蘇昌培重視抓制瓷副業,所以三班南嶺(即梅嶺)瓷窯并沒有熄火,在那里制瓷燒瓷的工人不少;各個生產隊土碓舂瓷土日夜不停,每天拉瓷土到德化瓷廠和紅旗瓷廠的板車超數百輛……特別是上寮生產隊(即現在的中國茶具城),單土碓就有幾十對,舂瓷土收入多,社員每日工分值2元多,比大學生或木匠鐵匠師傅工資還高,讓大家羨慕不已,姑娘盡往那里嫁……總之,生產隊舂瓷土土碓成了集體的重要經濟支柱。

            蘇昌培很重視支持公社集體企業,他親自抓三班公社農械廠,其規模很大,有三四十人,分工很細:機修組,專門修拖拉機、汽車的;鐵工組,專門打鋤頭、方鋤、犁耙等農具的;電機組,專門修發電機、電動機、變壓器、打稻機等。我弟1974年高中畢業后,就是去三班公社農械廠電機組修電機。

            所以,在蘇昌培擔任公社書記期間,三班地區糧食總產逐年提高,是德化的主要產糧區,群眾經濟收入還可以,溫飽還是有保證的,總體生活水準在德化算中上。當時每年四五月青黃不接時,永春湖洋、介福不少群眾來三班集市買糧,蘇昌培沒有禁止。當時湖洋有人來三班“偷賣”面線或換大米地瓜干,被市管人員抓住,叫到公社教育,蘇昌培輕描淡寫說幾句,然后放他們回去,沒有沒收他們的東西。最感動的蘇昌培發現市管人員抓住來買糧食或販賣面線的的湖洋人,正是文革批斗過他的人,蘇昌培并沒有因此采用沒收罰款報復手段,而是教育他們回去好好參加生產勞動,然后自己掏腰包安排他們在公社食堂吃飯,讓他們無比赧顏。

            相處的日子

            蘇昌培一直心系家鄉事業發展,圖為蘇昌培參加“世永聯”二屆首次董事會。

            那時盡管我白天拼命勞動,晚上義務教夜校,以后當民辦教師,為大隊文宣隊寫開幕詞、小戲、相聲等,可是招生招工卻沒有我的份。原因是家父少年喪父,家貧如洗,以后靠邊種田邊跑行商(徒步從福州挑回針線、紐扣、肥皂、面巾等日用品賣給德化三角街店鋪,賺一點差價),贖回20多擔無腳租,讓兩個弟弟讀書(以后都是德化一中教師),自己成了家,被鄉里人看成是奮斗典范。時值抗戰,家父被推為甲長、三高鄉農會主席(實是帶領貧苦農民向地主富農減租減息)等。任職兩年多,看社會腐敗,便辭職仍去亦農亦商。一解放,家父即向人民政府登記這段歷史,政府給他下“該同志系一般政歷問題”結論。建國后,家父擺攤子,公私合營,以后成了供銷社營業員,兩個哥哥上了大學,生活蒸蒸日上。

            1973年10月,我寫了一篇2700多字反映知青的散文被編入福建人民出版社《沃土壯苗》小說散文集,故參加1974年招生推薦??墒敲\不佳,政審時招生人員寫錯家父名字,將德化大土匪林青良軍醫鄭某某的檔案栽在我頭上,推薦沒有通過。我知道內情,寫信給省地區招生辦和知青辦,縣招生組不但不予糾正,還認為我“不安心扎根農村”“讀書動機不純”,不予錄取。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這次招生沒去成,卻引起公社領導和縣文化館有關人員的注意。9月6日,縣宣傳組給我寄來一封信,要我去文化館參加縣文藝創作活動,可是學區校長以教學忙不同意我去。隔了兩天,校長又通知我去。到了文化館,陳志澤(當時下放到德化。后來任泉州市作家協會主席)才告訴我,是他打電話給蘇書記,蘇書記批評學區校長,我才能參加的——蘇書記批評校長說什么話?陳志澤沒有告訴我。從9月9——27日,我在縣招待所“閉門造車”,寫了一個相聲和兩個小戲劇本,以后聽說在《晉江文藝》里發表,這真的要感謝蘇書記。

            11月的一天,我帶學生到天馬山秋游(遠足)。參觀公社柑橘園時,一個我不認識四十歲左右的人喊我,說三班中學準備在天馬山增設分校,培養種植柑橘技術人才;前天幾個干部陪蘇昌培書記來這里定點,說到你,要調你來分校當老師。我大吃一驚,說:“你可能弄錯了,不是我,是別人吧!”那人堅持說:“是你,沒有錯!蘇昌培書記點頭同意的?!蔽艺f:“不可能,蘇書記不認識我,我只有初中學歷,怎么能教中學?” “信不信由你……” 那個人硬往我口袋里塞幾個柑橘說。

            過后了解,真有這回事!那天三班大隊大隊長顏清河陪蘇昌培在天馬山公社柑橘園勘定分校校址,談到師資問題時,顏清河推薦說:夢如人踏實,有才學,他是一次看文宣隊彩排,看一個相聲演得很好,問誰寫的,團支書鄭明告訴他是夢如寫的。蘇昌培說:“是從永春回來上山下鄉那戶?”顏清河說是?!拔衣爡请p任(三班公社革委會主任)說過,前兩個月縣文化館還調他去搞創作……他會寫文章,今年招生,要不是縣招生組把他的檔案搞錯了,他已經是大學生了?!鳖伹搴诱f:夢如是個人才,就是他出身有些問題。蘇昌培問什么問題。顏清河說:他成分是小土地出租者,父親在抗戰時期當過兩年多的鄉農會主席和甲長,他二叔是四類分子等。蘇昌培說:“小土地出租者,還是團結對象;農會是農村群眾組織,不是政治組織;甲長管十戶左右,是國民黨政府最底層的任職,況且抗戰系國共合作時期,與解放戰爭時期任職性質是不一樣的?!鳖伹搴诱f是的。蘇昌培問:“夢如的父親現在干什么?其兒女?”顏清河說:他父親在永春供銷社工作,兩個大的兒子是大學生,大兒在無錫機床廠工作,二兒1963年讀廈門大學政治經濟系的,前幾年畢業分配在江蘇南通。(未完待續)

            作者:鄭夢如  供圖:林聯勇 顏堯民

            責任編輯:蒲遠寶
            一级片a 级片
          2. <tbody id="p9lno"></tbody>
            <tbody id="p9lno"><noscript id="p9lno"></noscript></tbody>

                    <button id="p9lno"></button>
                    <dd id="p9lno"></dd>
                    <dd id="p9lno"><center id="p9lno"></center></dd>